首页 > 仙侠 > 来自末世的太子妃 > 265.结局

265.结局(1 / 1)

目 录
好书推荐: 美女庄园守灵人 爱情这个坏东西 仙界刁民 只手遮天:顾先生,你管我! 玩命挑战 池瑶万古神帝 爱若灼心冷如水 无敌战王杨辰秦惜 师叔万万岁 有帝来仪

可是他的这种信心在一个传讯兵过来报告消息的时候,瞬间就下去了一半。

那个小兵慌慌张张地跑上来,急急忙忙地说道:“报!王爷,远处太子妃和云止将军正带着十五万大军正往我们这边过来,再过半个时辰,就要到咱们这里了。”

京城能有多大?不过是那么大一点儿而已,更别说这些军人全都是习惯了赶路的,在楚钰洋洋自得的时候,桑若玺已经带人逼近他们的大营了。

听到这个消息,所有人都一阵慌乱,刚刚看上去还有些模样的军队,瞬间就没了气势,慌张地在下面小声讨论着什么。

他们可比不上云止和太子妃的军队,那可是真正从战场上下来的兵,随随便便就能一打五,他们虽然说有训练,可是和那种军队比起来,必败!

楚钰听着下面的一阵慌乱,怒吼道:“都给本王安静下来,这人还没到呢,你们就害怕成这个样子,都收拾好了,准备迎战!本王就不相信咱们准备了那么久,还比不上一群匆忙赶过来的军队!”

其实说实话,他自己心里也没多少底气,可是如今他已经没有回头的机会了,只能背水一战。

于是这些还没有经历过战场历练的兵瞬间又重拾信心,就这么在驻地门口,等着桑若玺的军队过来,还让人传讯去五城兵马司,他不相等了,还是赶紧让人把这件事情结束了比较好。

桑若玺只是眉头一挑,就让人把那个传讯的人截下来,让人把那颗人头给楚钰的军队送过去。

他们的军队和楚钰的军队相对而立,桑若玺看着楚钰的表情,突然笑了:“静王爷,你还真是有闲情逸致,这么好的天气还在这里练兵呢,不过这是不是有些太过隆重了?都站在外面干什么呢?”

她笑着看着楚钰咬牙的表情,心情看上去还不错。

云止倒是比较直接,骑着马上前说道:“跟他废什么话,直接把这些人全都打趴下就是了,虽然大家以前可能是同僚,不过今天,本将军可不会手下留情,我还是劝你们,想投降的赶紧投降,虽然本将军不至于既往不咎,可是你们还能保住一条命,等你们被我们打败的时候,可就不是现在这么好说话的了。”

他说话还是一如既往的不着调,桑若玺看着他的背影,只感觉自己一口血都要吐出来。

不过云止的气势还是征服了许多将领,等他说完以后,就有不少人放下手中的兵器,投降,然后走到桑若玺这边。

楚钰看的时候,恨得牙痒痒,可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,因为投降的军队占了一大半,就算他想下令让还在自己这边的人杀了那些想要逃走的人,都没有办法。

桑若玺看着剩下还想要负隅顽抗的人,嘴角勾起一抹笑意,直接下令:“不用留情,能杀多少就杀多少,本宫不需要这些曾经谋反的人!”

她这一句话一出来,又有不少人投降,看的楚钰无可奈何。

不过短短两个时辰,这一场骚乱就以一种非常戏剧化的结果结束了。

桑若玺领着人回去,顺便把五城兵马司的人给解决了,才浩浩荡荡地回了宫。

楚慎听说桑若玺出宫的时候,心里就咯噔一下,可是碍于皇宫中必须有人留守,他只能在宫里等着。

听到她的好消息的时候,楚慎连明宗帝都顾不上,直接冲出门把刚从马上下来的桑若玺一把抱在怀里。

桑若玺无奈地排着他的后背,说道:“好了这里还有这么多人,让别人看到了多不好,咱们等回去了再说。”

她让人把这些军队安置好,顺便跟着楚慎把皇宫还有朝廷里的所有楚钰的党羽全都清除,一时间人人自危。

等到他们的行动差不多的时候,一直昏迷着的明宗帝总算是醒了。

他看着在自己面前的太子,凝眉说道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虽然朕是在昏迷当中,可是也听到了一些混乱,皇宫里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他昏迷的时候听的不太真切,可是那种混乱的程度,他好像只在很远很远的以前听到过,那个时候,他还年轻。

桑若玺也没有隐瞒,大大咧咧地就说出来了:“也不是什么大事,就是静王爷看您昏迷不醒,就用清君侧的名义想要起兵,结果还没起来,就被儿臣给阻止了,不过静王爷的下场,他在军队的时候,一个不小心从马上摔下来,掉在自己军队的兵器上,死了。”

要说楚钰还真是罪有应得,他策划了一切事情,结果还死的这么憋屈。

不过他也不值得同情,那桑若琬为他做了那么多事情,居然还被他亲手杀死,这种人真是一点儿都没有感情。

明宗帝听完整个事情的经过,也只是唏嘘,叹了口气说道:“朕身边的那个太监呢?让他过来吧,朕要拟圣旨。”

第二天,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个圣旨,明宗帝身体病弱退位,带着葛皇后去江南休养,至于皇位,则留给太子殿下,他自己变成了太上皇,就连葛皇后也变成了皇太后,一起去了南方,终生不能再回京都。

楚慎的登基典礼上,大赦天下,万民同乐,与此同时,桑若玺也从太子妃变成皇后娘娘,在楚慎的登基仪式结束后,就举行封后仪式,风光无两。

可是等到两个人穿着厚重的正装,结束了所有的流程,一起站在高处等着万人朝拜的时候,桑若玺突然感觉胸口一阵憋闷,还没怎么反应,直接眼前一黑,晕倒在楚慎怀里。

登基仪式草草结束,可是没有谁敢说什么,皇后娘娘在登基大典上晕倒,所有人都害怕是出了什么意外。

太子殿下后宫里可是只有太子妃一个人,并且太子曾经很多次都明确表示过这辈子只会有太子妃一个妻子,如今出现这种事情,他们真的很害怕这江山无后啊。

楚慎抱着桑若玺回了皇帝专用的寝宫,看着太医为桑若玺把脉,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。

等太医收回手的时候,他赶紧上前问道:“这位太医,皇后她究竟怎么样了?有没有什么大碍?到底是什么病症?她最近也没怎么动过,怎么就会晕倒了呢?”

他乱七八糟的说了一大堆,完全没有注意到太医带着喜意的表情,还有无奈的神色。

等到这个刚上任的帝王罗里吧嗦一顿之后,太医才说道:“恭喜皇上,贺喜皇上,皇后娘娘这不是病,是有喜了,不过可能是因为天气突然变暖,又因为封后大典忙碌,所以身体才会吃不消。”

这下子可就好了,再也没有人整天追着他问皇后的病怎么样了,那些大臣也终于能放心了。

楚慎太着急,根本没有听到他的话,等到回过神的时候,眼睛瞪得跟铜铃一样,哪里还有什么皇帝的威仪:“你说什么?”

太医被他抓的两个胳膊都痛的要命,可是他也没空去在乎,只是把自己刚刚说的话又说了一遍,楚慎才放开他的胳膊,坐在桑若玺旁边,脸上的笑容,怎么看怎么……傻。

桑若玺醒过来的时候,看到的就是楚慎笑的憨憨的脸,她不解地看着楚慎激动的表情,问道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们的表情怎么都这么奇怪?”

她不过就是晕倒了一次,该不会出现什么大事件了吧?

纵使是一贯稳重的明蓝,现在也是笑的合不拢嘴,示意她去问太子。

这种事情,当然是他们两个自己说悄悄话比较好了。

桑若玺的目光又转向楚慎,这人也是笑的这么傻,不过她看着他的笑容,心里那种憋闷的感觉没有了,心情也是不错。

楚慎轻轻地把她抱进怀里,伸手握着她的手,放在她还平坦的小腹上,说道:“玺儿,咱们有孩子了,你开心不开心?”

桑若玺直接被这个消息给震傻了。

她居然有孩子了?

手被楚慎握着,她摸着自己的小腹,那里一点儿变化都没有,可是里面却有了一个小生命,真的是太神奇了。

她愣了一会儿,也是什么其他的表情都没了,只知道跟着楚慎一起傻乐,乐了三天才算反应过来。

明蓝不止一次地取笑,她是一孕傻三年。

第二天,所有大臣全都知道了皇后娘娘怀有身孕,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,他们再也不用担心这个江山没有人能够继承了。

与此同时,摄政王府里的容姨娘也是担忧,如今桑若玺成了皇后,不知道还记不记得她们曾经的约定。

但是很快的,楚慎的圣旨就到了摄政王府,赐婚给桑若璎和桑若琴。

桑若璎嫁给一个新升上来的榜眼,虽然人有点儿木讷,但是对妻子父母可是一等一的孝顺,长相学识都不差,完全配得起她。

而桑若琴则是嫁给了一个翰林院的编修,也是青年才俊一个,父母双亡,只有一个姐姐尚在,人比较安静,没有什么野心,早就见过桑若琴,对她暗生情愫,所以不知道从哪里听说皇后娘娘要给家里的妹妹指婚的时候,他硬是在御书房外面跪着,请皇上把原本的人选给换成他。

新年将至,皇后有孕,皇后的两个妹妹又成亲,自然是喜气洋洋,举城同乐。

……

十个月后,桑若玺生下一个儿子。

一年后,桑若琬和桑若琴也相继生下一儿一女,生活和谐美满,她们的相公也都没有找外室的意思。

桑家三个女儿都遇到了痴情种,一生一世一双人的事情,一时间传为佳话。

目 录
新书推荐: 提前一道纪登陆洪荒 霸武 权少请关照 宴先生缠得要命 莺妃传 重生军婚撩人 地府巡灵倌 透视贴心高手 军婚超宠:长官,请立正 地球唯一修士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