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 > 龙归诀 > 第三十章:护盟鏖战 新

第三十章:护盟鏖战 新(1 / 1)

目 录
好书推荐: 藏地行者 美剧中的树妖姥姥 北渊仙族 最强掌门从签到开始 开局选择躺平,被女帝契约 仙帝在上 我有无敌升级系统 赵星辰这个八皇子真无敌 云层之上的眷恋 岳灵风之纵横江湖

待得傍晚时分,尹洛华江浣玉等一行四人方才回至玄天盟内。几人相互交代几句后便各自离开,江浣玉与夏楚晴二人便在师父南宫斐自幼居住的藏经阁内下榻;而尹洛华则在给夜秋水安排好住处之后,便又叫来一班得意弟子叫他们日夜防守严阵以待。

藏经阁内,江浣玉似乎心中十分得焦躁不安。他只在阁内来回踱步始终无法安静下来。夏楚晴见了江浣玉这副坐立难安的模样不禁出言问道:“怎么了玉郎,你是有什么心事吗?”

江浣玉轻叹一声道:“此番孙连虎若是举兵前来,我实不知会有几成把握。我虽一直心心念念地想要早一日手刃仇人。可如今眼见机会将至,我却......我却有些胆怯。”

夏楚晴问道:“玉郎何故会胆怯呢?”

江浣玉道:“我怕寡不敌众,我怕玄天盟会有灭门之宅,我更怕我会出师未捷,大仇未报却,却也命丧仇人之手。”

夏楚晴连忙按住江浣玉的嘴唇道:“呸,不许你胡说。”说着又板起面孔眼中含泪地说道:“你若是死了,可别想指望我去给你报仇。”

江浣玉见夏楚晴虽嘴上说的是气话,但心中那对自己的关心却是极为浓烈。江浣玉自幼生长于王府养尊处优,是以平素遇到什么为难胆怯之事也总不免会去依赖他人。此刻他又遇难事,不免有些态度消沉。但听了夏楚晴这一句话后方才醒悟自己此刻已是夏楚晴心中的靠山,怎么把自己软弱的一面拿出?故而只得强作从容地道:“晴儿不必担忧,我没那么容易死的。我只是怕我不能在这一战中不能杀了孙连虎那狗贼,但他想杀我只怕也没那么容易。”

当晚,尹洛华提着风雨剑只身一人来至敬林长老的坟墓前,躬身跪拜,祷告道:“玄天盟第三代盟主尹洛华向本门创始人敬林长老请罪。弟子一时性起,不顾大局,是以惹下是非,以致我玄天盟自创派以来受遭大险,盖我一人之过。如今强敌来犯,弟子身负盟主之责,自当舍身护盟,与玄天盟同生共死。然则弟子死不足惜,若是毁了玄天盟数十年基业便是罪大莫及。弟子恐明日一战身死无法前来,故而今日特来敬林长老墓前请罪。”说罢,便对着敬林长老的坟墓拜了三拜。

之后尹洛华又起身说道:“然弟子扪心自问所做之事实乃侠义之举,无愧江湖道义。弟子斗胆,若是长老在世,若遇此事也必定会想弟子这般行事。故而,弟子恳请敬林长老及南宫大侠、梁长老等在天之灵护佑我玄天盟可战胜此劫。我玄天盟若胜,则列位长老在天显灵,若败,则我尹洛华一人之过,我尹洛华死后堕入阿鼻地狱承受一切恶果。”

一夜无话,直至次日天明。江浣玉一早便醒来在玄天盟内四处游走。见岭下并无尘烟,仍旧一派祥和,心中不免有些惆怅,暗讨:“孙连虎迟迟未来究竟预谋着什么?”,此刻他已是摩拳擦掌,无论成败与否,只盼着能早一些与仇敌决个高下。

“师弟起得好早。”一声召唤,江浣玉循声望去,只见尹洛华从盟内向藏经阁处走来。见了尹洛华后,江浣玉上前施了一礼道:“见过师兄,师兄起的也不晚。”

尹洛华一笑道:“师弟见笑了。愚兄昨夜一夜未眠。”

江浣玉疑问道:“这是为何?莫不是大战在即师兄这心下也同小弟一般并不安稳吗?”

尹洛华唯一颔首道:“是会如此。不过愚兄更为担心的是这玄天盟偌大基业会葬送在我的手中,故而昨夜一夜都在敬林长老墓前忏悔其过。”

江浣玉见师兄如此心下也难免慌乱,但转念一想此番兄弟二人并肩战斗竟也来了勇气,当即朗笑一声宽慰道:“师兄不必担忧,所谓‘兄弟齐心,其利断金’只要你我兄弟二人并肩作战,纵使他孙连虎有千军万马,也必然成了你我兄弟二人的剑下亡魂。”

听江浣玉如此说,尹洛华也豪气干云起来,道:“师弟说的没错。既如此,你我兄弟二人就放开手脚,大干一场!”说着抽出风雨剑,剑指苍穹。

江浣玉也抽出魅影剑与尹洛华的风雨兼交锋,霎时间只觉天地变色,日月无光。

这边师兄弟二人正同仇敌忾,那边忽见一守山弟子慌忙跑来禀报道:“盟主,岭下忽见一彪人马杀将过来。看阵势大约千余人,为首的是四员战将。”

江浣玉一听是四员战将,便料想到是刀枪剑戟四小圣,便又追问道:“可曾见到一个光头将领,兵器是一柄九环刀?”

那守山弟子道:“未曾见得。”

江浣玉点了点头心道:“看来孙连虎只派了那四个草包,自己并未前来。我这父仇还需在等上一等才可报了。”随即又对尹洛华道:“师兄放宽心。玄天盟此番必能逢凶化吉。”

尹洛华问道:“何以见得?”

江浣玉道:“来的四员战将是孙连虎的徒弟,人称刀枪剑戟四小圣,结识些不成器的酒囊饭袋。即便他们千军万马,你我兄弟二人也能将他们杀得人仰马翻。”

尹洛华听了之后朗笑一声道:“好。吩咐下去,所有弟子殿前列阵,准备迎战。”

江浣玉这时从怀中掏出一个铁皮面具带在脸上,尹洛华见了之后点点头道:“还是师弟想的周全,你我虽是护盟,但还是别被他们发现了你的身份为好。”

这边尹洛华、江浣玉师兄弟二人与一众玄天盟弟子列好阵仗严阵以待,那边四小圣率领军马风烟滚滚,片刻之间便已到了山门。这边尹江二人立于阶上挺剑在前,那边四小圣骑在马上睥睨四野。两边虎视眈眈,一场鏖战一触即发。

只见两军对垒,那边朝廷大军九环刀圣张玄勍、双枪小圣吕殄颐、鱼肠剑圣初韫俞、镔铁戟圣袁维康四人策马立与军前。那张玄勍立于马上扬鞭戟指尹洛华道:“那上面穿着一身白衣的就是尹洛华尹盟主吧?”

尹洛华应道:“不才,正是在下。”

听了尹洛华的话后,张玄勍与其余三位师弟不由得仰面大笑,这时吕殄颐笑道:“我说师兄、师弟,我还道杀了丁师伯的是个什么三头六臂的神人,即便不是,那也得像你我兄弟这般身强体壮,不成想他却是个如此瘦弱的小子。长得眉清目秀白白净净,倒像是个唱大戏的伶人。啊哈哈哈哈。”

张玄勍接言道:“二师弟说的不错。不过这姓尹的小子身子不大,胆子倒不小,尹洛华,你有何本事竟敢杀我师伯?”

尹洛华轻笑一声道:“我的本事是不大,但你们的师伯本事更小,我杀他绝非难事。我一早便有耳闻,你们师门当中以丁迅武艺最高,他都死在我手里了,你们这群鼠辈也胆敢来送死?”

这时只见四小圣身后闪出一人来,尹洛华定睛一看,此人正是那日围追堵截自己及夜秋水的那一众快刀门的领头汉子,看他此时的一身装扮想来是已被推崇为快刀门的新任掌门。尹洛华见了不禁失声笑道:“难怪那日我杀了丁迅之后丝毫不见你悲伤,原来是可以坐上这新任掌门的位子,尹某可要恭贺你了。不过若非是尹某助你杀了他,你又安有今日?你这厮也颇为忘恩负义,不来谢我倒也罢了,又为何这般兴师动众地来找我麻烦?我劝你还是尽早离去,回你的快刀门耍你的掌门威风罢!”

“休得胡言!”那领头汉子对着尹洛华戟指怒骂道:“你这小子好会信口开河,你杀我师父我是怒而不悲,悲而不痛。若非我临危不惧请来师叔与众位师兄弟帮忙,又如何找你来报仇雪恨?姓尹的,你给我听好,今日我快刀门就要血洗你玄天盟,以告慰我师父的在天之灵。”

“你师父背后偷袭,死了活该,怨不得别人!”

那领头汉子话音刚落,只听玄天盟内传来了一声清脆空灵又不乏威慑之声。四小圣及快刀门一众人等循声望去,只见从尹洛华及江浣玉身后走来一人,正是夜秋水。

张玄勍见了夜秋水后,便又指着她喝问道:“侯爷早就有令要将这贼女捉拿归案,你既揭了榜文,为何又将她私藏在你玄天盟内?”

尹洛华轻笑一声道:“你自己刚说了,这榜文是我揭的,那她的人自然也就是我的,我想怎样处置便怎样处置,与外人何干?”

张玄勍戟指问道:“这么说来,你是在违抗侯爷的命令了?”

尹洛华狂笑一声道:“这世上能对我发号施令的并不在少数,但他孙连虎肯定不在其中。”

张玄勍拔出九环刀指着尹洛华道:“这么说来,只好刀兵相见了?”

尹洛华也不搭话,抽出风雨剑对着江浣玉道:“师弟,你攻左,我攻右,一路包抄过去。”

江浣玉答应一声,此刻他早已是复仇心切,当即抽出魅影剑狂喝一声,向吕殄颐及初韫俞刺去。

初韫俞见江浣玉所使剑法形如鬼魅,虽看出从何处出剑,但始终摸不透他这剑要去往何处。初韫俞人称鱼肠剑圣,专喜研究各类奇异剑法,此刻见这魅影剑法老大有趣,竟一时猎奇心大起,挺剑上去,与江浣玉对剑,一心想要看出江浣玉剑法中奥妙,一时之间竟也忘了此刻正是生死之搏,使起剑来竟像切磋学艺一般。

和他站在一旁的吕殄颐见了心知他是痴心又起,一时难泯。只得轻叹一声,挥舞双枪前来助阵,以免他吃亏。

那边江浣玉却是不然,他一心只为报了父仇,打斗时不免动怒,有些剑刺出也早已不属招数之内,这般随心刺去的剑招,更让初韫俞摸不清头脑,更使其好奇心盛。江浣玉一招狠过一招,不出片刻便已打得吕殄颐及初韫俞二人节节败退。

张玄勍见两位师弟此刻落于下风,刚要过来出手相助,却被尹洛华一剑拦住。他心知尹洛华绝非寻常,当下也不敢掉以轻心,只有挥刀向前,全力以对。

袁维康见三位师兄皆已参战,心下里亦是技痒,变抽出双戟,对着身后的千余兵将喝道:“随我上前,毁了这玄天盟。”

那千余兵将一同喝应,顿时响声震天。袁维康策马扬鞭,奔上玉阶,随后兵将蜂拥而上。正这时,尹洛华一边甩出一个剑花,微一翻身退出与张玄勍的争斗,纵身一跃至阶上,挺剑喝道:“列阵。”

张玄勍见尹洛华有自己赌斗间竟能如此进退自如,心下不免为之一凛。正出神间,忽一凌厉剑气向自己袭来,张玄勍猛然闪避开来。只见那铁面人挺剑一跃向自己刺来。吕殄颐、初韫俞想要来阻拦却始终是迟了一步。

适才张玄勍与尹洛华争斗时,见尹洛华气定神闲收放自如,虽是护盟力战,但却也不以生死相搏。可眼前这个铁面人竟招招凶险狠辣,似乎非要置人于死地不可。这铁面人带着面具虽看不清他此刻的相貌神情,但瞧着他那血红当中又含热泪的双眼,张玄勍心下不禁暗讨:“难不成这铁面人和我等有什么深仇大恨?”

这铁面人自然便是江浣玉。孙连虎陷害他父亲并肩王死于非命,此刻仇人相见,他怎能不分外眼红?是以招招狠辣,恨不能将仇人一招毙命以泄心头之恨。所幸这张玄勍等辈武艺不俗,躲过了江浣玉这招招毙命的来剑,否则只需顷刻间便已沦为剑下亡魂。

这时张玄勍、吕殄颐、初韫俞三人各守一方将江浣玉团团围住,齐舞兵刃来敌。江浣玉此刻虽以一敌三却丝毫不落下风,反而气势更盛。那三人见了不免暗暗心惊,心道:“这铁面人竟好生了得。”

江浣玉这边斗得正酣,又见尹洛华率领这一众弟子与这千余兵将对阵,便提气喝道:“师兄,你只管护住玄天盟便好,这里交给我了。”

张玄勍一听江浣玉的话,心中方明,思量道:“此番前来玄天盟是对付尹洛华的,何必与这个发了疯的铁面人拼命?”当即呼喝一声,便与吕殄颐、初韫俞一同封住身前空挡,闪身奔上玉阶。

江浣玉哪里肯放过他们,见他们闪身离开,当即追赶过去,迅猛一剑向张玄勍劈去,张玄勍听得身后风声,忙挥刀回防,。可哪只江浣玉这一剑原是虚招,猛地剑锋一偏,猛地一剑劈了下来,将吕殄颐的左臂连肩劈了下来,登时血如泉涌。

江浣玉突施阴险招数,凌厉狠辣的一剑下去,直疼得吕殄颐失声大叫,他生怕江浣玉再使狠辣招数,是故伤口剧痛也只是点了肩贞穴一下,止住血便和师兄师弟一起又奔向玉阶。吕殄颐所练的双枪乃是双手招数,如今被江浣玉砍去一条手臂,这苦练十余年的功夫几乎也算是废了。

江浣玉报仇心切,以致疯魔,此番斩了吕殄颐一臂,算是泄了私愤,又一想自己的仇人本是孙连虎,这四小圣为虎作伥给他们些教训也就不再斩尽杀绝。

张玄勍,初韫俞见江浣玉斩去吕殄颐一条臂膀,皆是义愤难当,拼了命地也要为吕殄颐报此断臂之仇。当即二人怒吼一声,又持兵刃向江浣玉杀来,分左右夹击江浣玉。

此番张玄勍与初韫俞均使出看家本领,招招狠辣,江浣玉适才以一敌三尚且游刃有余,可此番以一敌二竟渐渐地有些吃力。

再说尹洛华那边,虽说面对的都是一些武功低微的兵卒,但毕竟这数千兵卒人多势众,玄天盟内虽然弟子众多,但并非人人皆像尹洛华一般出众,两边一番鏖战,双方均是伤亡惨重,一时间大殿之前已然是血流成河。

尹洛华这时且战且退,堪堪来至大殿前,身后弟子也已所剩无几,若敌军攻入大殿,那玄天盟百年基业便要毁于一旦。尹洛华此时已是置生死与度外,决心一死护盟。眼见袁维康率军杀了过来,猛然间便见那冲在最前面的一排兵卒似中了邪一般的从地上飞起,然后重重的向后摔去,同时又撞倒了身后的无数兵卒。。

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尹洛华不禁心下纳罕。正此时忽听江浣玉喝道:“好一招‘掷地有声’。师父,别来无恙!”

——王斐

目 录
新书推荐: 侠徒幻世录 武侠打工仔 捉刀记 武侠世界的穿越之旅 谁说朝廷鹰犬都是反派! 武侠:开局十万西凉铁骑 穿越笑傲:辟邪剑侠林平之 琼剑山下 且看那一人 我在苦境当前辈
返回顶部